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貂皮大衣:东北利亚最后的精神支柱
 

  原标题:貂皮大衣:东北利亚最后的精神支柱 一转眼已经年末,凛冬已至,又到了大家开始争论南方和北方到底

  一转眼已经年末,凛冬已至,又到了大家开始争论南方和北方到底哪里更冷,到底是物理进攻残忍,还是魔法攻击致命的好时节。

  每年这个时候,我的家乡,天鹅颈下的明珠,东北地区的代表之一哈尔滨,就会成为大家对于“冷”这个话题讨论的高频关键词。直到现在还有人问我,“阿赞,听说哈尔滨冬天户外的铁制品都是草莓味的,你舔过吗?”

  说实话,北京的冬天真的一点不比哈尔滨的冬天来的温柔,年初刚来北京的时候,我倔强的抛弃了陪伴我十几年的秋裤,于是光荣地在北京的大风里冻伤了腿,到现在在低于0度的天气出门,都要在膝盖的位置贴两个暖宝宝。

  所以在北京,我的御寒措施一点也没比在东北退化, 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御寒措施里,我最常听见的发问是,“你一个东北人怎么穿羽绒服?你的貂呢?”

  在大多数人眼里,貂是东北人过冬的圣衣,脑门上的slogan。他们觉得,天气转凉的那一夜,东北人就一定要翻箱倒柜,和过年在窗户沿挂上辣椒大蒜一般,仪式性地把压箱底的貂拿出来穿在身上。

  东北人和貂之间的羁绊到底是“不解之缘”,还是“文化误解”,本人,原产地东北,在北京被称为Dylan但是每年回家一定会被唤作“迪伦”的哈尔滨男孩,将现身说法,为大家解答关于东北“貂”文化的种种迷思。

  显然不是,因为我就没有,我爸也没有,我妈也没有,我们家二十几口人,也只有我二姨有。

  貂皮在东北真的不算是必需品,据调查,在东北,单单女性拥有貂皮的普及率其实连百分之三十都不到。更别说你们口中粗犷不羁,追云追风的东北老爷们了。

  天时和地利造就和东北人和貂密切的关系,地处于神州大地的最北方,你以为东北的冬天是《冰雪奇缘》里面一群貌美的公主王子在漫天的飞雪里拥吻热舞,唱歌庆祝?

  不不不不,东北的冬天更像是暴露在外的肌肤和寒冷气温之间自导自演的《荒原猎人》,寒风里藏着无数拿着刀的小碧池,趁你不备,就对你“冻手冻脚”,室外暴露一分钟,室内回暖半小时,一点都不夸张。

  它的作用和大多数人东北印象里的“火炕”和“花棉袄”一样。一件貂皮对于零下三十几度气温的抵御能力,等同于一件羽绒服加上一件毛衣毛裤,一件打底,再加上秋衣秋裤。

  所以与其穿的臃肿,在结了冰的路面笨拙得像深山老林闯入都市的熊瞎子,不如一件轻薄的貂皮化身冬日精灵,在冰上走个维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东北人人穿貂真的是一场“美丽的误会”,误会深到很多人觉得东北大地散发着原始的野性,大家穿着貂皮围坐在火炉边,吃着烤肉,听着窗外的狼叫,挨过慢慢的冬季。

  拜托,我们又不是住在原始森林里,暖气和地热了解一下,有了这两样抗寒冷顶级装备,再冷的冬天,都可以实现在室内穿短袖吃冰棒的壮举!

  首先不得不承认,貂是真的贵。时光倒推十年,一个人拥有一件貂,盘亮条顺,确实可以证明ta良好的家庭条件,但远远没有家里有矿那么夸张。

  更何况家里有矿的人零下三十几度还出什么门走什么路???直接车接车送,从一个室内被打包到另一个室内不就行了???

  我记得特别清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同班同学问我,哎,你们东北是不是一年四季都是冬天啊?

  每一次我都要义正严辞的澄清,东方小巴黎可不是东方南极洲,我们东北也是有夏天的,我们不仅有夏天,而且四季分明,气候宜人。

  所以一年穿貂卖貂的时间也只有冬天这么一个季节。秋末入冬的时候是东北貂皮销售的“狂热”时期,车载广告,公交站牌会被大大小小的皮草城占领。“买皮草就找金夫人老潘!”这句从小听到大的直白口号让老潘成了东北皮草界的“第一人”。

  尽管在东北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也没见过老潘长什么样子。脑海里,他像是圣诞老人,一到冬天准时准点拉着一车的貂,轻轻的把每一件油亮的皮草盖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但随着电商的发展,老潘也懂了营销也懂了与时俱进,折上折,团购多元化的销售方式大大地降低了皮草的价格。一件过万的皮草折来折去,就跌破了四位数的大关。

  再加上皮草也算是季节性的商品,滞销真的是常有的事,所以经常到手的皮草只是标出价格的二分之一甚至是更低。

  其实皮草在现在的东北已经根本算不上什么奢侈品了,毕竟感受时代的召唤,GDP长势喜人,所以对于现在的貂,把它想象成是一件偏贵的贵价大衣就好。

  人们对于万物平等的理解,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通过面对像是《海豚湾》这样的影视作品里,被鲜血染红的海洋时的懊悔与潸然泪下。

  残忍的现象,对于自然的暴行,在互联网四通八达的今天,一个接着一个被毫无保留地披露。

  可能是黑熊被囚禁在牢笼里要被取尽胆汁时,不知所措的徘徊;可能是马戏团里万兽之王被强迫成为取悦人类的玩物后,一声绝望的哀嚎;可能是尚存气息却即将被活剥皮毛的野兽,看着同伴倒在血泊之中忌惮的眼神。

  面对这些,东北人这点环保意识还是有的,如果去东北的皮草市场看一看,你会发现近几年人造皮草代替了大多数货真价实的动物皮草。

  当人们开始明白一件貂皮是用一条鲜活的生命交换而来的时候,它存在的意义,就已经不再是必需品,而变成了“避免品”。

  貂皮和所有曾经的 “时髦”一样,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一骑绝尘,风沙弥漫中曾经的“流行”慢慢退场,慢慢的被新的事物取代,但也一直都被记得。

  但其实,这几年因为某手,很多人对于东北的“刻板印象”并没有随着时间消散。

  从穿貂,到喊麦,到土味,再到“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我们很难去评判这些刻板印象是好是坏。它们中的一部分是东北地区文化的写照不假,但是被夸张的部分,其实并不是东北最真实的样子。

  每一个地方其实都拥有自己的“特别”:气候,环境,文化,甚至是到当地人行事的逻辑,和语言表达的特点,还有生活习惯上的细枝末节。

  但这些“特别”,永远都不应该成为“地域黑”的漏洞,或者是对于地域的偏见,每一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牵强理由。

  所以希望每一个觉得东北人手一貂的朋友都能有时间去东北看一看,东北不仅有貂,真的还有很多羽绒服啦!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