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没有水花的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偶像网综与尚未
 

  偶像综艺乱斗,关注易得,赢家难当。“今年三个平台可能都打不过去年一个。”一位文娱产业投资人对新浪科技感慨。

  2019年,男偶像成了香饽饽。继街舞、机甲后,优酷与爱奇艺分别推出《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在偶像领域开启了第三轮对打。腾讯视频紧随其后,《创造营2019》被曝将于三月正式上线。三家视频网站,三档男团偶像综艺,似乎总有一个能抓住你的眼球。

  事实并非如此,《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双双播出过半,设想中的火热没有出现,反而收获了大批吐槽。前者不仅舞台简陋,还因50分钟正片里有40分钟是花絮被曝“制作方跑路”;后者未能延续《偶像练习生》屠屏社交网络的辉煌,在2月22日晚第六期正片播出后,仅有三个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创造营2019》阵容一经曝光,就因已出道选手过多被调侃为“大型回锅肉现场”,好不心酸。

  数据或许更加直观——爱奇艺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2月底,订阅会员达6010万,相较2017年末的5080万增长930万。两个月近千万的会员提振,完全可以直接归功于当时已播出六期的《偶像练习生》。另据爱奇艺第四季度财报,截至2018年12月31日,订阅会员达8740万,破亿尚有一定差距。《青春有你》能否助其再下一城?按照当前局面来看,不算明朗。

  偶像综艺乱斗,关注易得,赢家难当。“今年三个平台可能都打不过去年一个。”一位文娱产业投资人对新浪科技感慨。

  俗话说“先来的人有肉吃”,标杆在前,每一次模式复制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风险,比较时观众会愈发严格,尤其是面临更多选择的前提下。

  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曾表示,《偶像练习生》第一季缺少经验,准备得比较匆忙,第二季不存在瑕不掩瑜的观念,有了前期的经验积累,制作质量和选手质量均会大幅提升。

  事与愿违,《青春有你》首次等级测评全员无A,许多练习生拿到的等级评价低于自身预期。青春制作人代表张艺兴很无奈:“是市场浮躁了,他们知道来这个节目只要四个月就能让所有的人认识他们。正常的艺人出道没有时间限制,刚练五天的都有,又能走多远呢?”

  《以团之名》遭到的群嘲更为猛烈,部分选手颜值和能力稍逊,转打接地气和有趣牌,跑调跑成了搞笑综艺,引发讨论的同时也饱受争议。有网友评论:“心疼《以团之名》导师,选手断层严重,除了不像个偶像综艺之外,你说它是什么我都信。”

  上述文娱产业投资人向新浪科技分析,选手训练时长过短、实力欠缺的最主要原因是国内偶像产业尚未成熟,未形成健全的周期性选拔机制,导致娱乐经纪公司练习生储备不足。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司只能临时招人,上节目的表现肯定会大打折扣。“普通娱乐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储备基本是个位数,像乐华娱乐就做得比较好,男女练习生几十人,训练两到三年的很多,一拨一拨地培养,只要有节目随时可以上。”该投资人补充。

  除了选手实力不足的因素外,偶像网综没有水花还源于内容同质化造成的审美疲劳。300个偶像横空出世,难免眼花缭乱。一位粉丝向新浪科技大吐苦水:“今年全是男团,瞄了一眼,根本看不下去,感觉热情在去年消耗殆尽,追累了也追不动了。而且这些都是韩国玩剩下的,纯属舶来品,有什么意思?”

  尽管如此,该播的依然如期而至。但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哪档节目能爆,哪个偶像能火,选择权不在平台方手中,也根本无法预测。一位曾参与爱奇艺综艺制作的工作人员有些无奈:“《青春有你》需要一个出圈的契机,《偶像练习生》在这方面领先得非常多,抛开选手本身的个性,光是‘范冰冰的弟弟’就足够有看点了,类似换头像、打call这些操作可遇不可求。”他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疑惑:“《青春有你》《中国新说唱》这些‘第二季’的内容,准备更充分,投入更大,反而没有之前反响好,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确实做得很全面了,为什么就是达不到那个沸点?真的很难搞清楚。”

  《偶像练习生》累计播放量超30亿,《创造101》总决赛直播观看人数达6300万,两档节目的成团新人占领了去年国内娱乐市场的绝对C位,成为各大颁奖礼的重磅嘉宾。与之相伴的是粉丝掀起骂战、疯狂砸钱投票,甚至闹出集资风波,场面一度失控。

  故针对这类节目的政策不断收紧。2018年10月31日,广电总局发布通知指出,一些节目出现了影视明星过多、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问题,不仅推高制作成本、破坏行业秩序生态,而且误导青少年盲目追星,滋长拜金主义、一夜成名等错误价值观念。通知要求坚决遏制追星炒星等不良倾向,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减少影视明星参与的娱乐游戏、真人秀、歌唱类选拔等节目播出量。

  虽然没有明确叫停,娱乐环境整顿早已拉开帷幕。在抑制不合理片酬、整治偷税漏税、加大网络剧治理力度的大背景下,为了保住节目,成为重点抽查对象的各平台必须进行严格的自我审查。

  于是《以团之名》从筹备期就将培养团队配合、提炼团魂作为精神内核,对曾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中作为卖点的“星二代”,选择了谨慎淡化的处理方式。节目总监制、阿里大文娱优酷综艺监制中心总经理宋秉华更明确表示不会开引导观众花钱投票的口子。“一说粉丝经济就是薅羊毛,但我们的目的不是依靠这些人去赚钱,我们更看重能提供什么持久的力量给这个行业带来改变。”

  《青春有你》做出的努力更多,首先是更名,选手统称为“训练生”,在此基础上对节目定位进行微调,力求打造“新青年励志综艺”。slogan从“越努力越幸运”改为“越努力越优秀”,规避“一夜成名”,突出“百炼成钢”。“投票”等字眼也一并切割,以“助力”代替,新增公益项目、艺术专业和大众认可三个方向的考核。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上级始终强调要正能量,弱化戏剧冲突。“你没发现今年宣传铺得很少吗,平台怕触雷,节目总得活着吧,如果出现太多负面舆论引导,还做不做了。”

  对于从业者的忧虑,龚宇此前向新浪科技表达了不同看法:“监管的影响只是其中之一,相对有限,更多还是在资本层面。而且创意是非常有想象力的,你给出多少空间,在这之内都可以创作出好的作品。”但不可否认的是,政策限制之下,偶像网综无法最大化地凸显风格和个性。《偶像练习生》为爱奇艺及选手带来的广告收入、代言数量、粉丝热度相当可观,蔡徐坤商业价值跃居绝对一线,今年,这一切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事实上,被龚宇看好的创意未能带来令人眼前一亮的制作效果。尽管《青春有你》添加了“青春艺能学院”“家人电话亭”“心动百秒”等正片外的多角度花絮,在纯享、直拍视频方面也尽力呈现完美的舞台,但整体反响平平。一位同时追看《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的粉丝向新浪科技表示:“相比《以团之名》,《青春有你》今年很完善,各种周边。但如果让我选九个人,还是选不出来,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差了的那部分大概是人物设置,一位从业者向新浪科技介绍,把人物立起来是做好偶像综艺的关键一环。一般来说,争议点越多,讨论度越高。“当然,政策所限,肯定会淡化这一块。单纯就节目而言,《青春有你》的选手太乖了,没特色的话很难印象深刻;《以团之名》不是没有好苗子,是节目组不会找吸粉的点,把可以的选手都做得不可以了。”

  偶像综艺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丑即是原罪。《以团之名》恰好栽进了这个坑:从布景到灯光,从色调滤镜到后期包装,从拍得稀稀拉拉的镜头到花花绿绿的服道化,其制作饱受诟病,有网友直言“2019年最难看综艺已经诞生”“浓浓的网红小视频风”“一个字,就是low”。

  作为被优酷和爱奇艺寄予厚望的项目,《以团之名》和《青春有你》吊足了观众的胃口,却没能奉上惊艳的佳肴。在本就没有爆款的形势下,这对两者新一季度的广告收入和会员拉新无疑是雪上加霜。2017年12月到2018年2月,爱奇艺会员在两个月内增长930万,这期间播出的综艺只有《偶像练习生》,其作用可见一斑。国金证券2019年1月发布传播与文化行业研究报告预计,2019年上半年,爱奇艺会员或超过1亿,进入“过亿会员”后时代。但如果将赌注押在《青春有你》上,胜算不大。

  接下来就看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会有什么新花样了。已曝光的选手名单中,至上励合和X玖少年团成员、《明日之子》选手赫然在列,回锅肉之多,堪比再就业现场。有行业人士向新浪科技推测,各公司头部练习生经过去年的输送,今年剩下的基本是“二团”阵容。“能凑出来已经不错了。”此外,不排除哇唧唧哇试图重新捧红旗下艺人的可能。

  追星女孩会为300个小哥哥买单吗?三档男团综艺齐登场的结果或许是手拉手坠入沉寂。对于它们背后的视频网站而言,强亏损依旧是沉重负担,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2019财年第三季度(2018自然年第四季度)运营亏损为70.97亿元,优酷的版权采购与原创投入是主要原因。爱奇艺2018年第四季度运营亏损33亿元,尽管腾讯视频不披露财务数据,烧钱仍然是公认的。如今“点亮看全集”等会员增长玩法屡遭投诉,有利于短期收割新用户的偶像综艺也黯然失色,视频网站会转向怎样的打法?要知道,市场的肯定和追星女孩的热情一样,变幻莫测,来之不易。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