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亚马逊销售冠军、吊打加拿大品牌!一款浙江产
 

  小喽啰永远是拿来出卖的,在美国授意下扣留了华为高管2个月后,善变的特朗普却说要公开竞争5G技术,而不是靠政治打压,就差点名加拿大了,加拿大政府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加拿大著名羽绒服品牌拿大鹅也好不到哪里去,好不容易在北京开了分店,前来排队购买的中国人还人山人海,却在一向视若已出的美国市场马失前蹄。

  Orolay是谁?一家来自己中国浙江嘉兴的品牌,但是现在已经成为美国市场的宠儿。

  美国人说了:你在纽约如果不认识Orolay,就相当于在国内不认识加拿大鹅(很多美国人都认为加拿大是美国一个省!)。

  更让加拿大鹅悲愤的是,在油管的一个播放量超千万的视频里,主持人拿出一件Orolay和加拿大鹅(CanadaGoose)及盟可睐(Moncler)比较,说前者只要130多美元,后面两个则分别要825美元和1950多美元。

  获得点赞最多的评论是:如果我看到一个女孩穿着加拿大鹅的短上衣,我就会想,我可以拥有8件类似款式的衣服。

  写这条评论的人还说:很多美国人都把拥有一件Orolay当成一种时尚,感觉Orolay是一种荣誉勋章,因为它是如此的好。

  Orolay是浙江嘉兴子驰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最初它是作为国内品牌而存在的,取名为欧绒莱,即款式偏欧美的羽绒服,后来因为转成做外贸,就将名字改成Orolay。

  2013年,Orolay开始做亚马逊,第一年经营惨淡,总共才卖出去400多件衣服。

  经过几年的经营,Orolay慢慢在美国站稳脚跟,到了2015年时销售额已经明显好转。

  然后有一天,因为一篇文章:《不太可能的故事:这件在亚马逊上卖140美元的羽绒服拿下了上东区》,Orolay突然火了。

  了解美国的人都知道,纽约曼哈顿上东区是传统的富人区,那里品牌店林立,能够“拿下”上东区,绝非等闲之辈。

  这篇文章指出一个问题:为什么纽约富人区会有那么多人穿同一个品牌的羽绒服,而且这个品牌还是中国的?

  受到这篇报道的推动,以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场持久的寒潮笼罩了全美,美国人对羽绒服的需求急剧增加,Orolay的销量猛增。

  最疯狂的时候,Orolay的产品都是刚一入仓,还没上架,在预售阶段已经卖完了,其中有一款羽绒服在今年1月就实现了500多万美元的销售额,也就是3000多万元人民币!

  整个2018年,Orolay卖出了1.5亿款产品,成为亚马逊服装类全美冠军。

  创业之初,邱佳伟是想做一个国内品牌,取名为欧绒莱,意思是款式偏欧美的羽绒服,后来做外贸就将它直接英译成Orolay。他说,Orolay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也是团队慢慢摸索出来的。

  尤其是他们发现,北美很多羽绒服和外套定位为户外用品,强调面料的防水性、功能的多样性等,缺少时尚气息。所以,他们特意在注重品质和保暖的基础上,加入了时尚元素。

  更强调时尚和邱佳伟的妻子有关。早在2007年,她就进入嘉兴一家奢侈品服装公司的设计部,从事前期辅料开发,在之后的五六年时间里接触了很多服装设计工作。和邱佳伟走到一起后,她担起了Orolay的设计工作。

  从2016年开始,Orolay成立设计中心,针对北美市场开发了很多款式。“设计师主要是我们自己培养的,针对欧美款式的设计师,有经验的很难找。”邱佳伟说,“目前公司的主要重心放在研发和设计上”。

  这些故事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Orolay能受到时尚界的关注。Neiman Marcus(尼曼)时装总监Ana Maria Pimentel第一次看到Orolay,是在她妈妈的一位朋友身上,随后她也买了一件。在一次活动中,她发现另外3人和她穿同一件外套,“其中一位是社会名流和创意顾问Lauren DuPont”。

  昨天在国内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的这段国外视频里,主持人拿着一件Orolay的衣服和加拿大鹅(CanadaGoose)以及盟可睐(Moncler)比较,前者只要130多美元,后两者分别需要825美元和1000多美元,Orolay的性价比不言而喻。

  亲民的价格,保暖、时尚、防水等特性,为Orolay的走红奠定了基础。眼下,在国外社交媒体上,有粉丝专门为Orolay创建话题,成了Orolay的“自来水”。“我们在国外社交媒体上的投入时间比较晚。”邱佳伟说。

  就像一位粉丝告诉《纽约邮报》那样:“一般说来,我不想与别人‘撞衫’,但是我感觉Orolay是一种荣誉勋章,因为它是如此的好。如果我看到一个女孩穿着加拿大鹅的短上衣,我就会想,我可以拥有8件类似款式的衣服。”

  亚马逊网友Sara B的评价也很能说明问题。她为Orolay的衣服写了一段很长的评价。先是夸赞它超级温暖,大冷天里面只要穿件衬衫。然后,她又表扬衣服的时尚品味,“我已经从陌生人那得到了三句称赞。”之后,她重点称赞了衣服的口袋,总共有四个大口袋,既可以放手机,也可以放手套,“我还喜欢它柔软温暖的风帽,除非在大风天,不然它都不会被吹起来”。

  其实,记者的报道和极端的天气只是Orolay露脸的偶然因素,综合来看,Orolay的成功绝不偶然。

  其实,作为经常被暴风雪袭击的北美各地,并不乏羽绒服品牌,但很多品牌过分强调面料的防水性等功能,很少在时尚上下功夫,而Orolay则在坚持品质和保暖的基础上,为品牌注入了大量时尚元素,以致于包括Neiman Marcus(尼曼)时装总监Ana Maria Pimentel、创意顾问Lauren DuPont在内的时尚达人都穿上了Orolay。

  比如说,Orolay专门针对北美人群特点,设计出配有多个拉链和口袋的款式,兼顾了方便和美感,受到了当地市场的欢迎。

  在亚马逊上,Orolay的售价在99.99-139.99美元之间,这个价钱只有加拿大鹅的十分之一,但是其中的一件女款Orolay羽绒服获得了6000多条评价,其中八成以上都是4星或5星评价,Orolay也得到了“亚马逊外套”之称,即亚马逊上只有一个Orolay外套品牌。

  比如说,很多人在穿过Orolay后,都会在社交网站上晒图,特别是一些网红、明星、时尚达人的无私代言,带动大批消费者忍不住下手,从而推动Orolay的销售。

  当然,Orolay的成功也有赖于中国制造的快速快应能力,特别是浙江本地积累的产业优势。

  熟悉服装制造的人都知道,浙江有一套完整的服装体系,绍兴的面料、海宁的皮革、嘉兴的丝绸、杭州的设计,加上当地发达的电商环境,设计、生产、销售趋于一体化,这也让Orolay面对突破激增的订单后还能按质按量地完成订单,从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其实,很多人在穿过Orolay的服装后都有一个同感,Orolay的很多设计都在向奢侈品牌盟可睐(Moncler)或巴黎世家(Balenciaga)致敬。

  也就是说,Orolay用更低的成本,做出了奢侈品的感觉,这才也是加拿大鹅等高端品牌最担心的。

  长期以来,奢侈品牌特别是服装奢侈品牌基本由一众欧美品牌垄断,在联合拒绝其他品牌进入奢侈行业的同时,这些奢侈品牌在定价上几乎可以随心所欲。

  所以,在中国标价2000美元一件的加拿大鹅,即使发生了加拿大扣留华为高管事件,前来购买的中国人依然络绎不绝。

  但随着电商的深入发展和新兴国家品牌的崛起,欧美奢侈品牌高管一直担心的 “破坏性威胁”正经发生。

  就拿Orolay逆袭加拿大鹅这个案例来说,它借助的正是亚马逊强大的电商渠道和中国制造时尚产品的能力。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