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傅妙奎:把柳桥做成世界羽绒行业标准的制订者
 

  “鹅毛-鸭毛-甲鱼壳——”,1993年以前,浙江柳桥集团董事长傅妙奎干的便是这等走街串巷、漫天吆喝的活儿。

  25年过去了,由他创办的柳桥集团已经成为国际羽绒界声誉卓越的专家——拥有6000余名员工,羽绒产销量占到全球需求量的约1/5,产品远销50余个国家和地区。

  凭着一簇鸭毛,傅妙奎拼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羽绒王国。借国际羽毛局主席的说法:“柳桥打个喷嚏,世界羽绒市场就得感冒。”

  早年随舅舅出门讨生活,做了几年鸭毛鹅毛的收购生意,傅妙奎手头积攒了万把块钱。1993年时,恰逢村里一个羽毛加工厂经营不善濒临倒闭,他便租下了1台分毛机和5间平房,捣鼓起了加工羽绒的买卖。

  羽毛加工的门槛不高,一个家庭作坊,几台机器,再加上几个工人,就可以开工生产。当时在萧山,类似的羽绒厂遍地都是。柳桥集团所在的新塘街道,羽绒产业也很发达,有200余年的发展历史。

  “同质化竞争令大家的利润都很薄,那时候,一斤鸭毛粗加工的利润只有几角,赚的纯粹是辛苦钱。”走南闯北了解行情的傅妙奎决定另辟蹊径,从租下厂房起,他就瞄准了出口贸易的路子。

  但那个时候国内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外销要依赖香港、台湾地区的出口贸易公司。对地处萧山一隅的小厂来说,想要拿到订单更是格外困难。

  一位台湾客商的出现,让事情出现了转机。“这位商人是朋友介绍的,跟我年纪相仿,他口头上答应愿意合作。”傅妙奎清楚记得台商第一笔订单的要求——7吨粗加工羽毛,15天内交货。

  以柳桥当时的实力,完成这单订单压力巨大,况且还是一个口头协议。但傅妙奎也明白,眼前难得的机会,如果不拼命抓住,也许幸运女神不会再次眷顾。

  苦日子里熬过来的傅妙奎拉上自家兄弟,白天走街串巷收购鸭毛;到了晚上,开动机器,去杂质、清洗、分毛、烘干……那段日子,周围乡邻看到柳桥厂里的灯光,不曾熄灭。所幸,傅妙奎如期交货,并拿到了货款。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位台商又给了他一个14吨羽毛的加工订单,第二次,傅妙奎依然出色完成。

  “两次合作让台商很满意,他跟我说,我的羽绒他全要了,加工好发给他就是。”傅妙奎在与这位台商合作的第一年,就签下了7000多万元的羽绒合同,“1993年一单生意,20万美金,装了好几只编织袋。”

  一时间,柳桥羽绒厂“鸭毛换美金”成了街坊邻居热议的话题。傅妙奎趁热打铁,买设备,扩规模,还跑到上海每一家从事羽绒出口的外贸公司毛遂自荐。

  “国外对羽绒的需求很大,美国一年几千万只鸭子产出的羽毛,完全不够用做羽绒服的填充,冬天又冷,购买价廉物美的中国鸭毛,自然成为首选。”

  很快,销路被打开的柳桥,产品源源不断地漂洋过海。到1995年时,柳桥羽绒的出口额就突破了亿元大关。

  波司登、优衣库、狼爪、阿迪达斯、乐斯菲斯等大牌羽绒服饰企业,都用上了柳桥供应的羽绒。

  与外商打交道多年的傅妙奎比同行早一步走出了行业混战。在与美国、日本、韩国等采购商的开放合作中,他学到了不少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技术手段,认识到现代企业绿色发展的重要性。1999年,在大多数企业还缺乏环保意识时,他就筹划着打造一套污水处理系统。

  这在当时看来也是必须做出的抉择。周遭一些村民曾多次推开傅妙奎的办公室门找他理论,认为羽绒厂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影响。

  “我也知道,一定要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赚了钱,但若是让村里人的想法错了位,我良心过不去。等土地和资金到位了,就造一个大的。”他说。

  2000年,柳桥改制扩建,傅妙奎花1200万元引进了一套世界一流的污水处理系统,2001年他又斥资3000余万元,在污水处理系统上加装了可循环功能。当时在一些同行看来,这样的投入是不敢想象的。

  巨资投入不仅一举解决了污染问题,经过净化的污水循环利用率超95%,达到国际标准,柳桥因此获得首批“浙江省绿色企业”的荣誉;这套设备还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以前我们一天需要用水8000吨,现在一个月才1000吨!”傅妙奎说,他都没想到,这套精密的系统居然还能带来额外效益。

  如同围棋博弈,博对了的傅妙奎,一下子思路打开了。紧接着,柳桥集团投入1000多万元建设羽绒羽毛检测中心,引进先进的羽绒检测设备,并建设了恒温恒湿室,配置的机器可以精准检测羽绒的各项指标,确保客户可以用最具保暖性的羽绒生产出最佳的羽绒制品。

  柳桥是较早自己设立产品检测的羽绒企业,在产品交付前,先按国内标准作一道检测,再根据合同需求,按照美国、日本等出口目的地的标准进行二次检测,主动为产品上好“双保险”。

  柳桥还投入2亿元建设集裁剪、缝纫、检验、后道、仓储为一体的家纺生产加工车间,并引进CAD电脑设计系统、OCIMA全自动验布机等尖端设备,全面接轨国际。

  “柳桥现在占据了全球15%-20%的羽绒市场,我们还在计划做旧羽绒的循环回收加工再造利用。”谈及自己的大胆变革,傅妙奎说,要不是改革开放给了很多人敢闯试错的机会,兴许自己还只是个收售羽毛的二道贩子。

  傅妙奎希望柳桥成为国人自豪、世界瞩目的羽绒品牌的。但羽绒并不像蔬菜水果可以直接卖给消费者,外销产品也多为国外企业制品的填充物,与自己的品牌基本无关。

  2001年时,傅妙奎开始加大对品牌的投入,改变原先以原毛出口为主的销售模式,将重点放到了附加值相对较高的制成品上。那一年,柳桥创立“迪欧达”羽绒服品牌,在国内市场打造自己的中高档羽绒服饰。随后,又创建“柳桥”家纺品牌,面向国内五星级酒店、电商平台,甚至在国际巨头零售商的平台上销售。

  对比国外,傅妙奎发现国内羽绒市场存在的一个空白:标准缺失,“国外的百货公司,如约翰·路易斯、梅西百货、塔吉特、杰西潘尼等等,要在这些地方卖东西,都要具备条形码和标准号。”

  在不愁订单的情况下,柳桥集团紧锣密鼓地开始部署“标准工程”。2012年,柳桥集团作为第一起草单位对《羽绒羽毛床垫》行业标准进行了修订;并参与修订了另外四项羽绒制品行业标准,2013年,柳桥集团羽毛绒及制品检测中心通过CNAS国家实验室认证,其检测结果可以在全球58个国家和地区通用,技术水平和检测能力获国际认可,为中国羽毛绒企业提供了值得借鉴的标准样板。

  2015年,公司又联合中国羽绒工业协会等对《羽绒羽毛》、《羽绒羽毛检验方法》两项国家标准进行修订,国标在很多指标和方法上与国际接轨,甚至在部分指标上高于国际标准。

  中国的羽绒产量占到了全世界的60%-70%,参与标准制订掌握话语权便于中国羽绒企业在全球竞争中,不再处于被动地位。2012年,欧债危机让全球经济陷入困境,国内经济增速也在放缓,但柳桥集团下属的柳桥实业全年交出了出口同比增长超过200%的好成绩。

  在柳桥日益壮大的过程中,整个羽绒行业也在经历市场洗牌。2012年开始,金融危机、禽流感、原材料上涨、用工成本上升使得中小羽绒企业不堪重负,一时间转行甚至倒闭的企业大量增加。傅妙奎放远眼光,相继在广西贵港、安徽六安、安徽宣城、江苏连云港等羽绒产业有优势的城市投资建厂,吸引了当地的羽绒企业依傍柳桥,促进羽绒行业的良性循环。

  如今,傅妙奎已不再事无巨细地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但每年的国际羽绒羽毛局(IDFB)年会,他都会抽出时间亲自前去参加。3天的大会,围绕企业管理、标准修订和市场分析三大主题展开。每次参会,已稳坐业界大佬地位的傅妙奎,仍旧以学习的心态,认真聆听每一位与会者的发言,他试图在其中捕捉市场的细微动向,为柳桥乃至中国未来的羽绒发展定调把脉。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