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图文:小裁缝剪出羽绒服王国
 

  楚天金报讯 寒冬悄然来临,羽绒服成为御寒首选。提起羽绒服,波司登堪称家喻户晓。这个现在已经开始国际化的品牌,始于上世纪70年代。

  1976年,江苏常熟24岁的农民高德康,靠着从父亲那儿学来的裁缝手艺,带着11个农民,成立了一个小小的缝纫组,自任组长,资产是8台家用缝纫机和1辆永久牌自行车。缝纫组起初靠给上海一家服装厂加工服装赚钱,高德康每天骑着自行车从村里往返上海购买原料,递送成品,来回200公里路。

  靠着坚韧的精神,他领着这家小作坊闯入中国的“500强”,并以连续11年销量第一的业绩稳坐中国羽绒行业的“第一把交椅”。

  波司登总部有间展览室,一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和几台称得上古董的缝纫机矗立在展览室中央。古董缝纫机是高德康最初的生产设备,而那辆自行车是他每天往返常熟与上海之间取料的代步工具,它们见证了波司登的发展。

  时光倒退到30多年前,江苏常熟县白茆公社山泾村二大队的一个年轻人,不甘忍受贫困,带领11个农民成立了缝纫机组,用仅有的8台缝纫机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旅。

  波司登就是从这里开始,而那个年轻人正是高德康。当时他酷爱文艺,虽未正式学过乐谱,但一般的曲子只要听过两三遍,他就能弹奏出来。

  有人说他聪明,但后来更多的人感觉到,在他的身上有一股执着而不服输的信念。

  当时,这个作坊式的缝纫组,既没有自己的产品,也没有自己的品牌,只能给别人做一些“来料加工”式的活计,而最远的一个客户则是上海的一家小企业。

  每天天不亮,高德康就骑着他那辆“二八”式自行车上路了。他以20公里的时速“狂奔”到上海,取到布料后,再骑车返回村里,来回15个小时,自行车胎爆是家常便饭。等衣服加工好后,他再骑车把成品送往上海,然后再取回布料,如此反复,一天又一天。

  长期的骑车生涯锻炼了高德康的腿部肌肉,即使到现在,他仍然保持快速行走的习惯,一般的年轻人都跟不上。

  那段艰苦的创业经历,留给高德康的却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成功后他曾说过,“这段经历造就了我超人的耐力和在困难面前宁折不弯的精神,后来公司在发展阶段经过了数次的大风大浪,我都挺过来了,靠的就是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

  1983年,高德康的交通工具变成了摩托车。过去骑自行车一天跑个来回,换上摩托车后,一天要两次往返于上海与常熟之间。在此后的4年时间里,高德康竟然“报废”了6辆摩托车。

  此时,他的小作坊已戴上一顶集体企业的“红帽子”,经营业务也不再局限于“来料加工”,已经向“贴牌”制衣转变。

  富有戏剧性的是,高德康为第一个“贴牌”生产的企业,就是生产出我国第一件羽绒服的上海飞达厂。如今,上海飞达厂已被波司登全面收购,该厂的“双羽”牌——我国最早的羽绒服品牌,业已被波司登收入囊中。

  应该说,高德康是一个不安分的商人,他在为上海飞达厂做“贴牌”时,就敏锐地发现了羽绒行业的巨大商机。然而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皮夹克,羽绒服仅仅问世10年,因样式庸肿、颜色单调,不被市场和消费者看好。尤其是加工羽绒程序复杂,许多企业都不愿意做这单生意。

  然而当时高德康对羽绒服却情有独钟。他认为,虽然这种产品季节性强,但是需求量特别大,只要稍加改进,就可以在短期爆发出强大的生命力。

  于是,高德康一边“贴牌”加工服装,一边潜心研究羽绒服市场的未来走势。至上世纪80年代末期,他已经掌握了从生产、加工到制作羽绒服的一整套成熟技术。

  1992年,高德康不再“为人作嫁衣”,他注册了波司登商标,迈出了打造品牌羽绒服的第一步。两年后,波司登羽绒服正式面市销售,高德康终于创造了自主品牌参与市场竞争。

  尚沉浸在喜悦中的高德康却遭遇了一个异常寒冷的冬天:1994年冬天快结束的时候,工厂全年生产的23万件羽绒服只卖出了10万件,其余的全部积压在仓库里。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银行又上门催收800万贷款了。高德康心急如焚,“当时真是跳楼的心都有啊!”命运在不经意间又为他打开了一扇门,一天,他意外地接到了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楼层经理郭兴亚的电话,“我们商场搞返季销售,波司登参不参加?”

  机会来了!高德康毫不犹豫地答应:“全部甩掉!”接下来的两个月内,王府井大楼一下子卖掉了波司登2.5万件羽绒服,销售款达到500万!

  此时,沈阳中信也伸出了橄榄枝,主动代销了300万元产品。一夜之间,波司登的800万贷款一分不差地还清了。

  1995年1月,在北方最寒冷的日子,高德康决定去东北考察市场。这一去,他就发现了产品的问题:款式单一、颜色暗、面料粗糙、版型臃肿像面包等。他觉得,羽绒服不仅仅是用来御寒的,还要最大限度地追求美。

  东北之行让高德康意识到,1994年波司登失败的原因并不是在于新品牌,而是面料、款式、版型等不适合北方人体型与需求,羽绒服要想不被淘汰,必须加入时尚元素。

  于是,波司登大胆尝试,在提高含绒量的同时,采用优质绒,使羽绒服变得更轻更薄更暖和。

  1995年,46万件波司登羽绒服新产品一经投放市场,被抢购一空。当年,波司登市场销售量达到了68万件,占到全国市场的16.98%,坐上了我国羽绒行业的头把交椅。

  2001年,波司登羽绒服已冲高到1000万件时,我国羽绒服市场爆发了著名的“鹅鸭之争”,波司登果断推出了高鹅绒绿色环保羽绒服,在业界掀起了一股绿色风暴。

  市场最有说服力。2004年,波司登年销售量刷新到2000万件。此后更是连年大幅上升,创造了连续11年全国销量第一的纪录。在国内市场坐稳老大的位置后,高德康又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产品成功打入美国、日本、加拿大、俄罗斯、瑞士等国家。

  2007年,波司登在港交所挂牌,高德康身家超过170亿港元,完成了从小裁缝到大富豪的完美蝶变,波司登也从一个村级缝纫组发展成为一家上市公司。

  近年来,高德康一直尝试着将波司登转型为综合品牌运营商,曾斥资8.9亿元收购国内女装品牌杰西七成股权,但转型似乎并不顺利。2013年财政年度内,波司登收入达93.25亿元,其中,品牌羽绒服收入70.94亿元,占总收入的76.1%。赖以发家的品牌羽绒服仍是波司登的主业。

  即便成为亿万富翁后,高德康也没搁下裁缝手艺。2006年,在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财富论坛的演播现场,高德康作为嘉宾接受“刁难”:他亲手在现场为节目观察员之一的央视女主持人董卿制作了一件礼服,仅花了10分钟。

  成名后,高德康担任了不少社会职务,但他最重视的一个头衔是康博村党支部书记。康博村就是他的家乡山泾村,他每年拿出20多万元资金,为全村的老人发放“养老金”,全村98%的劳动力进入波司登工作。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