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股市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股民几夜欢喜几夜忧痛
 

  5月26日、29日,两个交易日,股市暴跌,“牛市”在炎热的夏天遭遇冰点。

  自打2014年末股市回暖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身边炒股的人似乎一夜之间多了起来,白领在炒,七八十岁的老爷子在炒,连卖菜大妈都在炒,公交车上、饭店里,家庭聚会上,谈论“股经”成了很多人的话题。

  正当人们为股指的持续冲高而兴奋不已时,5月28日,A股来了一次大调整—沪指单日跌去321.44点,跌幅达到6.5%,总市值蒸发约2万亿元……这一记重创,让很多新入股市刚刚尝到一些甜头的新人尝到了苦涩,也让不少老股民回想起2007年的5月30日,那一天上证指数暴跌281.81点,跌幅同样是6.5%。还好此6.5%不同于彼6.5%,虽说股市进入调整期,但日子还得过,生活还在继续。

  这一周,记者兵分几路,走入证券交易所,走入股民家,试图还原各类型股民一周的悲喜生活。正当记者们感叹着股市人生的时候,6月26日,A股市场再次迎来暴跌,沪指下跌334.91点,跌幅达到7.4%,超过两千只个股跌停,创业板更是重回“2”时代。周末“利好”放出,没想到股市不涨反跌。真真是应了一句话,这一周“有人欢喜有人忧”。

  6月24日早8点30分,省城迎泽大街青年路口一家证券公司门口,这里还没有正式营业,门口一位保洁阿姨提醒前来的记者说:想开户的线分,大厅中央的凳子上也只坐了几个人,都在扭着脑袋盯着墙上一个电视屏幕看着,屏幕里是上证交易指数,波线一会儿一变。屏幕最上面的数字,一会儿变红一会儿变绿。“看看,这就是调整了,没买的这几天就别进了,不稳啊!”

  一位50岁左右穿花色T恤的师傅嗓门比较大,他一会儿低头看看手机,一会儿看看大屏幕,不时地发表一下评论,“又套一毛,还不如昨天就卖了。”

  办理“开户”的几个柜台前几乎没有顾客,只有工作人员坐在那里。大厅的四周摆了七八台自助查询机,每台机器前都站着一到两个人,有男有女,年龄普遍在45岁以上,大家都不说话,右手不停地在键盘上熟练地输入一串串代码。一位70岁左右的大爷,一边查询一边拿出个小本本记价格。

  满大厅都是“忙人”,就记者一个人闲逛显得有些另类,花T恤的师傅就问,“小姑娘,刚开户哇?得常过来看看,多和前辈交流一下。”见记者对他的话感兴趣,花T恤师傅又压低了嗓门,悄悄地对记者说,“新人最近就别入市了,多听多看就行了,这几天股市调整呢。”难得有人愿意传道授业,记者和花T恤师傅攀谈了起来。

  他说自己是七八年的老股民了,2007年投了30多万被套了,最低的时候就剩下十来万,赔了一多半,但他相信牛市一定会到来,那几年就没再炒股,专心打工上班了。“大不了就是那几年班白上,工资白挣了。”前段时间股市回暖,花T恤师傅的股票终于解套,还小挣了一点,他就又开始有空就来证券公司里泡着,炒炒短线,随时和大家伙交流一下经验,“在家待着哪能有第一手资料了。”

  “你要想学,就得和挣了钱的人学,对了,那个人就是挣了钱的,去年年底才入市的新股民。”顺着花T恤师傅的手指,记者看到大厅凳子上坐着的一位白衬衫的年轻人,听到花T恤师傅的招呼后走了过来。白衬衫年轻人说:这轮牛市,真正挣钱的,都是那些“大咖”,还有去年新开户的80后90后们,像花T恤师傅这样的老股民,多数都是刚解套,小挣一点。他十分认真地说,“我已经在高点清仓了,现在就来这里和大家通通消息,听说大盘会跌到3500点呢,最近别入市了,你等过了国庆再说吧!”

  自打2000年在股市里开户以来,从1988年开始就没上过班的太原市民史拉娣每天的生活比上班还有规律,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脑,她几乎天天都要坐上公交车到证券公司去看大盘,用笔把当日大盘的成交量、个股的价格以及资金量的流出流入记下来,回家以后自己琢磨。有时候家里有事去不了证券公司,她就坐在家里听广播,如果需要交易就打电话到证券公司。

  别人看她那么认真,还以为她在股市里投了多少钱呢,其实她只从老公那里要了5000块钱,然后就今天买了明天卖这样来来回回炒短线年股市最好的时候竟然挣到了2.5万块,翻了五倍。因为股市和时事政治多少都有关联,史拉娣每天都看财经新闻,以及各种卫视播放的股评,还关注时事政治,几年下来,她的知识量和阅历竟然比同小区里的其他家庭主妇强了不少,她那一辈的女性都在厨房里忙活,只有她被小辈们拉着聊天,丝毫没有距离感。

  60岁的史拉娣至今还记得,2007年5月30日股市大跌之前,她刚刚全仓买入了工商银行这只股票,当时的价格是6块左右,然后她就被深深地套牢了,最低的时候只有3块左右。虽说股市跌了,但史拉娣心态很好,股票扔在一边,也不再去证券公司了,安心在家里看孙女。

  今年春节过后,史拉娣让儿子给家里装了宽带,还把一台闲置电脑找了出来,说自己又要开始炒股票啦。她右手有些残疾,没办法打字,也不会用智能手机,但她愣是学会了用左手点鼠标和浏览网页,可以自行买卖股票。

  她每天六点起床,早市买菜,给儿子儿媳和孙女做早饭,等他们都上班上学走了,再收拾家里,9点半准时坐到电脑前开始盯股市大盘,中午家里人都不回来吃饭,孙女也在小饭桌,她自己就凑合吃点,1点继续盯盘。熟悉史拉娣的人都知道,她记性特别好,尤其是对数字格外敏感,自己常关注的那几十只股票,她可以随时报出股票代码以及价格。她就凭着长期积累的经验和股评里听来的那些消息,这几年的时间,不但把之前套进去的工商银行解了套,还把资金累积到了4万元左右。

  6月24日,记者联系到她时,她正和邻居逛街,她说自己在5·28股市大跌前就已经把股票都卖了,现在是空仓,而且近期内不打算入手了,她觉得现在是震荡期,想再等等。

  6月26日,股市再次迎来大跌,史拉娣说,她从广播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很庆幸自己之前的决定,她有个好朋友是新股民,一天损失了好几万,连哭都哭不出来了。“经历过上个牛市的老股民,遇到今天这事,肯定都能沉住气,新股民们的心理素质还没有练出来了。而且我就是闲着玩呢,她可是把积蓄都拿出来了,大不一样。”

  块钱的工资,淡定得不得了”;“×××原来是夜市摆摊的,上个牛市赶上了好时候,一下子挣了200多万,而且早早变了现买了房子换了车,剩下几十万又扔回了股市,正好赶上熊市,这几年一直吃老本,谁料前段时间一看自己的股票,竟然又翻倍了,坐家里不动又挣钱了”;“×××十几年前炒股赔了100多万,后来全都挣了回来,还挣了好几百万买了房子,但今年这一轮牛市没赶上,进来就被套了”……

  众人口中“大咖”极多,都是置房置地换媳妇换车的各种版本,传得神乎其神,但当记者费尽辛苦想联系到这些×××们时,得到的回复却是—“不方便接受采访”“没什么可说的”“最近被套了,心情不好”……“大咖”们是如此低调,不喜欢炫富招摇。也许,他们自己根本不知道,关于他们的故事早已像神话一样,在“江湖”中被传诵……

  小胡今年才27岁,就职一家普通的公司,在单位里,他也是个存在感不强的人。可能是性格原因,他进这个单位上班三年多了,能把他的名字和人对上号的同事并不多。但自从2014年年底股市回暖开始,小胡的名字在单位里渐渐被人叫响,听说他早就提醒过同部门的人可以少买点股票放着,但当时还是熊市,根本没人炒股,自然也没人听他的,但当大盘一路疯涨到5000点时,同部门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要是早听他的,闭着眼睛随便买只股票也早就翻倍了。现在再提到小胡,同事们是这样介绍的,“他是一枚淡定的技术型高手,别看年纪小,人家炒了十几年股了。”

  “炒了十几年股”,这个说法显然有点夸张。小胡跟记者说,其实就是11岁时第一次拿着压岁钱跟爸爸进股市,买了第一只股票。在爸爸的“指导”下,投进了自己全部的压岁钱。当然用的是父亲的账户,他自己选的股票,父亲帮他操作,但都是长线交易的,两三个月才动一回。几年时间下来,居然还挣了几百块。并且在之后的几年里自己也学会了看大盘,操作电脑。

  2008年前,小胡从股市高位出来以后就不再炒股了,因为当时正好上高中,为了集中精力备战高考,而且那之后的股市一直低迷,也没有了操作的意义。但因为是高位卖出,他也是挣了一点钱的。

  2011年左右,小胡再次回到股市,并且自己开了户,当时大盘指数比较低,操作也少一点,只是在积累经验,从他2013年工作开始,操作的频率就高了起来。因为是夜班,他晚上工作到十一二点,白天还要起来看盘,而且他几乎每次都是满仓操作,风险也相对较高,其实是很辛苦的,但炒股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再累也愿意。

  5月28日股市大跌前,小胡割了一点点肉(赔钱)清了仓,但没有损失太多,相对之后的大跌,他还是很庆幸的。

  6月26日,股市再次大跌,记者赶紧联系小胡,询问他的情况。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在前几天又再次全仓入市,而且在2000多只股票几乎全部跌停的情况下,他的那只股票逆流而上,他竟然挣钱了!“只能说是运气好吧!”小胡很谦虚地说。

  6月24日上午9时许,走进省城某证券公司营业部,人们进进出出忙碌着。这是一间不很大的营业部,五年前,这里还设置着现场交易大厅,一到开盘时间,便人潮涌动。后来,随着证券交易软件的发展,考虑到成本等问题,原有的现场交易撤销了,变成了一个非交易现场的营业部,客户只有需要办理业务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里。几分钟的时间,办完业务就会转身离开。

  所以,绝大多数的时间里,营业厅内都是清一色穿着白衬衫的工作人员。可是,有一个人却很特殊,虽然坐在工作间的格子里,但他却是实打实的股民,只要营业厅一开门,他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这里。身着浅蓝色衬衣的他,看起来像是在这里上班,而且还是一位超级勤快的“员工”,比很多在这里上班的人都来得早。这不,还不到开盘时间,他早已经坐在了桌子旁边,打开电脑,随时准备进入“工作”状态。每天来这里炒股就是他的工作,即便是不能交易,他也很乐意待在这里。

  上午9点30分,他便开始忙个不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红红绿绿的各色曲线,两只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连续不断地输入一串串数字,自如地切换着屏幕。有时,他也会拿起手机,看样子像在通过手机交易。上午3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偶然会拿起茶杯喝口水,没水了,就起身到旁边的饮水机打水,除此之外,他就像是“钉”在座位上一样,除了看股票,还是看股票。常年累月,他已经跟这里的工作人员混成了熟人。“孙哥,今天又赚了吧?看看我这只股票,该不该抛啊?”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后生凑了上去,虽说在这里工作,但对眼前这位男子却很恭敬,应该是个初入股市的人。男子嘿嘿一笑,扭头跟后生说:“我觉得吧,过两天肯定会有起色,不用着急。不过,你自己看。”然后又嘀嘀咕咕讨论了一会儿,那个后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间营业厅里,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大家习惯性地称他为“孙哥”。

  孙哥瘦瘦高高的,看起来也就30多岁,但是股龄却已有22年。说起炒股经历,孙哥很自豪,激动地说自己是太原市最早的股民。“1993年,我在广州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了股票,当时买的认购证(持有人可凭此证明以特定价格认购一定数量的股票)我还留着呢,那可算是股票界里的古董了,一般人他不一定有。后来,太原的股票市场渐渐发展,我才回了咱这儿。”孙哥说,或许是天生的,他从小就对数字很敏感,很喜欢研究股市里的各种数字,在股市里闯荡了20多年,见证了不少沉浮,十多年来,他所拥有的股票基本就没有赔的。“真的?这两天,股市行情也不太稳,你也不焦虑?”一个在营业厅实习的女大学生好奇地问。“是不太稳定,昨天股市跌得厉害,你可不知道,有的人还急得跺脚呢。可是,在我看来,那根本就不是个啥,历史上比这惨的,我都经历过,后来不也好了吗?这点小风浪不算个啥,没必要大惊小怪。”孙哥摆摆手说,只要把大盘上的那些数字简单地就当成数字,而不是钱,不能太把钱当回事。况且,股票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律,要从长远角度来看,他对股市很有信心,比较看好它的未来。

  得知实习女孩尚未炒股,孙哥笑着说:“开个户吧,只要你相信我,跟着我炒,肯定没问题。我跟那些炒股的大爷大妈可不一样,他们其实都不太懂,好多都是眼红别人炒股挣钱,奔着赚钱的目的去的,我是真的对这个感兴趣,所以,后来才辞退了工作,把它当成一项事业来做。”“他可以说是老江湖了,对股票确实很有见地。”营业厅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易大厅撤销后,他们也曾奉劝过他不要待在这里,但他说一个人待在家里炒股没感觉,在证券所看股票才有感觉,就好比学生只有到了教室,才能找到看书的感觉。后来,多次协商,营业部给了他个“特权”,允许他在一张空闲的办公桌上看股票。

  要跟孙哥说句话,必须得学会“见缝插针”,整个上午他都在忙着炒股,得瞅着时机,才能跟他说两句。一直到11点30分,股市收盘,孙哥还没有离开电脑桌。“我还要看会儿呢,你可不要以为炒股很容易,我要做的事情多着呢。”孙哥说,下午1点又要开盘了,他的时间很紧张。

  6月26日,股市大跌,孙哥也未能幸免于难,淡定的他还是那句话,该咋过就咋过呗。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