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18万的纯色皮毛一体大衣 7个月后被洗成了条纹款
 

  “一件大衣在洗衣店洗了7个月,纯色大衣变成条纹的了!”1月10日,沈阳市民徐女士拨打沈阳晚报新闻热线万多元的皮毛一体大衣被于洪区欧逸涟洗衣店洗“花”了。

  2014年12月,徐女士购买了一件灰色皮毛一体的名牌大衣。“购买时,大衣的价格是1.8万余元。”穿了一个季度之后,2015年4月8日,徐女士将心爱的大衣送到位于于洪区陵西街的欧逸涟洗衣店进行清洗。“我送衣服的时候,收衣服的店员告诉我,当时店里比较忙,可能得一个月才能洗好,当时天气也暖和了,大衣也不着急穿了,我也就同意了。”

  徐女士没想到,接下来的几个月,她却只能不断地催洗衣店还衣服。“他们一会儿说开分店,一会儿说搬家,就是不给我衣服!”就这样,一直拖到2015年11月29日,徐女士终于等到了洗衣店通知取大衣的电话。“算一算,洗一件大衣竟然用了7个多月的时间!”

  接到洗衣店的通知后,徐女士立即前去取大衣。“我真怕他们又变卦,再让我等上7个月。”徐女士苦笑着说。

  接过大衣,徐女士被惊得张大了嘴。“我的大衣原本是浅灰色纯色的,可是,洗过的大衣竟然变成了一道深一道浅的条纹款。”徐女士说:“这明显就是把衣服给我洗花了!”

  “洗了7个月,竟然是这种效果,我实在是不能接受!”徐女士说,她甚至怀疑拖了7个月才将衣服还给她,就是因为把衣服洗坏了,洗衣店不敢告诉自己。

  1月11日,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陪同徐女士来到这家欧逸涟洗衣店。一名女性店员回忆,接衣服的时候,她只注意到了两个衣袖上的水渍,其他的并没有注意。“不过,真不是我们洗花的。”该女子认为自己也很委屈,“接到衣服之后,我们就拿防尘袋罩上了,之后一直挂在阴凉通风处,对于贵重衣服,我们也很小心。至于为啥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位洗衣店负责人来到店内。他反复向记者与徐女士强调,衣服出现花色并不是店内洗涤不当造成的,而是因为放在空气中自然形成的氧化褪色。“就比如,衣服帽子遮盖的地方和暴露在阳光之下的位置,颜色肯定会有差异。”

  这样的说法,徐女士不能接受:“你说帽子下和身上有色差我能接受,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整件衣服都变成花的,自然氧化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徐女士告诉记者,当衣服出现“花色”的情况后,洗衣店先是将责任推给衣服本身,“他说我衣服质量有问题,可是我去专柜问了,根本就没出现过洗完之后褪色的情况。”

  由于沟通未果,徐女士曾去辽宁省洗染行业协会讨说法。经过协商,徐女士同意将大衣交由洗染协会推荐的另一家洗衣店进行修复,费用由欧逸涟洗衣店承担。原本以为,洗衣纠纷就此会告一段落,然而,去年12月末,大衣修复完成时,事情又起了波澜。“衣服是修复完了,我让欧逸涟的老板去给我交800元的费用,但欧逸涟的老板却说修复的费用他可以出,但是我得把当初在他店里洗衣服的300多元的洗衣费交了。”听到这话,徐女士气不打一处来:“衣服给我洗坏了,我没要赔偿就不错了,竟然还管我要洗衣费!”

  徐女士表示,原本她只想息事宁人,欧逸涟把修复费用交了就算结束。但既然欧逸涟洗衣店出尔反尔,她也决定维权到底;“要我交洗衣费可以,但是我要求支付我2000元赔偿金!”

  随后,记者将徐女士的情况反映给欧逸涟总部,一位王姓负责人表示,欧逸涟是一个品牌,属于连锁经营。但徐女士洗衣的店却有些特殊,既不是加盟的,也不是连锁的。“不是我们推卸责任,这事儿我们实在管不着。”

  但该王姓负责人表示,出于对品牌的维护,公司愿意给徐女士一些回馈,但形式不能是现金,只能是洗衣卡。

  记者调查发现,洗染质量争议最突出的表现是衣物送洗后出现破损、串色、丢失、染色、洗花、变形、褪色、缩水等问题。但消费者维权、索赔并不容易。

  2014年9月,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出台了《全国洗染服务纠纷解决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办法中对洗坏的衣物如何进行赔偿作出了规定。但张守军表示,辽宁本地尚无落地的条例,相关规定还在起草之中。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由于洗染责任直观难以认定,出现这类纠纷时,消费者只能与经营者双方协商赔偿条件,而多数情况都是洗衣店以赠送洗衣卡作为赔偿,真正能得到大额赔偿现金的消费者少之又少。

  或者,纠纷双方可以到质量技术鉴定部门申请检测。但从实际情况看,多数消费者并不愿意选择这一途径解决问题。原因有两点:一是检测所需的费用太高,虽鉴定后的损失由责任方来承担,但大多数消费者还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二是检测的条件比较严格,必须使用新的衣物进行检测,那新的衣物又由谁来提供?这是个问题。因此,对于消费者而言,解决洗染纠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2015年11月2日,市民王女士将一件价值万元的韩国名牌风衣送到兴工北街44号韩国衣本色高质洗衣店进行清洗。清洗后,风衣严重变形,风衣原本面料上的涂层脱落。王女士怀疑,原本明确标明应该干洗的风衣被洗衣店进行了水洗。张女士向洗衣店索赔2000元现金,然而,经多方交涉,对“报废”的风衣,洗衣店只肯赔偿1000元的现金与2000元的洗衣卡。

  同年11月17日,市民田女士将自己一套价值4000余元的沙发套在云峰街上的衣本色洗衣店清洗后,沙发套严重缩水近1寸。田女士表示,沙发套上清楚标明了“不可水洗、不可烘干”,但洗衣店出具的清洗单上,却显示着“普洗”的字样。田女士认为,是洗衣店偷工减料、操作不当才造成了沙发套损毁。后来,虽然经洗衣店再次修复,但沙发套仍未能恢复原样。田女士最终接受了洗衣店退还200元清洗费、赔偿500元现金并赠送700元洗衣卡的赔偿。

  去年12月,陆女士到一家老久华洗衣连锁店清洗两双“UGG”雪地靴。结果一双变色,一双秃毛。洗衣店负责人表示,衣物特别是纯棉与翻毛等材质的,由于材料的原因本身就特别容易发生褪色的现象,并且任何衣物经过穿着后的磨损,不可能在清洗之后还如同崭新的一样。目前,双方还在协商解决办法。

  1月11日下午,就洗衣店纠纷频出现的问题,记者来到辽宁省洗染行业协会进行咨询。辽宁省洗染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守军接待了记者的来访。

  以徐女士的遭遇为例,张守军表示,皮毛一体的衣物,在严格按照清洗方法与程序的前提下,出现一定程度的色差是可以接受的。“正常来说,如果衣物掉色严重,应该进行染色;如果掉色不严重,则应该进行补色。”同时,张守军分析,徐女士的大衣有可能是缺少补色或染色的程序,或者洗衣店不具备相应的工艺。

  但有洗衣店从业者向记者透露,“即使送来的衣物上标着干洗,有时洗衣店也会选择水洗。”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潜规则”,该业内人员表示,一是为了节约成本,洗完之后经过熨烫,普通消费者根本辨别不出来到底是干洗还是水洗的;二是有些消费者要求或衣服上要求干洗,但是根据从业人员的经验判断,这种材质根本不适合干洗,干洗后会出现问题,洗衣店也会选择水洗。例如,羽绒服就不适合干洗,所以通常都是水洗。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还有科技的变化。

  进入6月,漫天飞的促销红包、预售、定金、满减信息,预示着“618”年中大促即将来临。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