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虹口根宝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1992年,国奥兵败吉隆坡,徐根宝下台。中国足球请来了德国人施拉普纳;次年国足冲击世界杯又惨败而归,“施大爷”也黯然下课,作为他助理教练的徐根宝正式告别了国字号教练生涯,终于回到了上海……

  当时的国家体委领导人后来见到根宝时说:“如果没有1992年国奥兵败,可能中国足球职业化就要推迟!”施拉普纳梦幻破灭的同时,中国足协召开了红山口会议,中国职业联赛方案正式出台,甲A联赛即将粉墨登场,而作为传统足球重镇的上海也在酝酿着“换代”。

  从包瀛福、方纫秋到王后军,上海延续着技术足球的风格,尤其王后军以“小诸葛”著称,战术多变,敢用新人,善于发挥球员技术特长。但由于历史原因,在辽宁“十连冠”的背景下,曾经打遍国内无敌手、一度拥有五支顶级球队的上海足球在改革开放初期却只能做配角,甚至一度到了降级边缘。当时的上海市领导对足球非常重视,深究原因绝非实力,而是作风。对此王后军有异议,其实他本人是一个很早就有商业化意识的教练,他早早认定上海足球的问题不在球员而在于相关体制,甚至在商业开发等方面身先士卒作出了很多努力,但很可惜,在中国足球真正职业化的当口,王后军却显得有些保守。而刚刚从北京回到上海的徐根宝,却恰恰符合当时上海市领导对足球改革的要求。

  虽然从队员时期开始,徐根宝和王后军俨然就是球场上的“死对头”,而且两个上海男人性格截然相反,但其实两个人的矛盾主要是在对足球具体认识上的互相不服,私交还是不错:国家队队友,后来又先后受国家委托去非洲援外,回国后一个在国字号、一个在上海队……本来并无交集,但一场足球改革的浪潮把两人面对面拍上了……

  徐根宝谢绝了恩师年维泗留他继续参与国家队工作的邀请,坚决回到地方上,本意想搞青训,甚至面对2002年世界杯已经开始构思“02俱乐部”雏形。回到上海之后,上海市有关领导主动和他沟通工作,建议他组织“上海东方队”,也就是上海二队、青年队,根宝也欣然答应,甚至为此联络起打第二级别联赛用的外援,但是没想到之后发生一系列的“事件”,最终导致上级领导拍板:根宝你来带上海一队,也就是1993年底正式挂牌的上海申花队。

  这,就意味着他终结了上海足球的“王后军”时代,根宝本人和王后军听到这个最终任命都很意外,毕竟他们都是一代风云人物,在申花俱乐部成立仪式上两人受邀上台微笑握手,但这“换代”性的握手对于两人的足球生涯无疑意义巨大、意味深长。此后王后军在次级联赛逐渐淡出,在1997年根宝接任广州松日时第一个想到请王后军担任助教,王后军甚至为他去打了前站,但根宝人还没到广州,王后军又匆匆辞职回沪……2012年,王后军尿毒症引发并发症,在临终前根宝赶去看他,两人最后一次握手而别。

  2014年,徐根宝主办感恩聚会,把恩师年维泗留学匈牙利一代的足球人以及自己的同龄人都请到崇明基地聚会、做客,也专程邀请了王后军的遗孀,其关系可窥一斑,当然这是后话了。

  王后军的离别并非出自根宝主观意愿,也可以说这是一个短暂而坚决的决定,但随后根宝就要面对这个决定引起的缓慢而破坏力巨大的“余震”了——职业联赛即将揭幕,各地方队都在招兵买马,踌躇满志。而素来不愁人才的上海足球,却要面临主力退役、青黄不接的难题。

  根宝的启蒙恩师林耀清,他的儿子林志骅是当时上海队队长,作为后卫入选国家队,结果他第一个提出退役,随后“镇队之宝”郑彦等老将无一例外要“退休”,最后连根宝执掌国家二队时期带过的鞠李瑾、王钢、李晓等也提出离队……这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最主要的毫无疑问还是为老帅王后军打抱不平,加上还有一些诸如职业联赛设立12分钟跑资格门槛等。

  经过根宝耐心说服,最终只留下李龙海、李晓两员老将,其中李龙海因为身体原因后来也很快淡出,主力阵容离队超过一半,训练阵容都凑不齐,无奈只能从上海青年队甚至市少体校拉人凑数。另一让人尴尬的就是当时上海队的物质条件差到让人难以想象,训练课球员穿戴五花八门,哪像一支传统足球劲旅,简直就是一支叫花子队!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面前,根宝开始了他传奇般的职业教父生涯,其成功的基础,首当起冲还是人,而重中之重,还是敢于大胆启用年轻球员。

  客观地讲,上海足球历史悠久,战绩出众,但历来敢于使用年轻球员,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组建青年队、少年队代表上海打对抗赛、联赛,到上世纪80年代初方纫秋起用李中华、林志桦、王钢等,将上海足球从降级泥潭拔出,创造全运会夺冠辉煌无不如此。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上海足坛人才培训体系完备,其实根宝自己在拥有多支强队的上海足坛无法立足本身也是一种证明。直到八九十年代,各区县少体校到市少体、上海青年队的培训体系良性运转,沈志强等一批青少年教练兢兢业业,像根宝的恩师、林志桦的父亲林耀清,到那时候还相继发掘了谢晖、吴承瑛、祁宏等。

  一直重视青训的根宝,自然不会错过重用年轻球员的机会,谢晖、吴承瑛、刘军、申思、朱琪、朱炯、祁宏等相继得到重视……加上进入成熟期的范志毅、成耀东等,形成了上海足球职业元年的主力框架。

  此外还有一个外援的问题,客观地讲,虽然随着职业足球改革的推进,在上海市领导的重视下,申花队的各项物质保障逐一落实,也开了引进外援的先河,但是当时引援的理念还是整体保守的,徐根宝第一次去俄罗斯引援,到了圣彼得堡泽尼特队,一听球员身价就无以为继了。最后是在泽尼特队名下一家青年联赛级别的卫星俱乐部找来了几个年轻球员,当时他们都还是学生。这种“保守”一直延续到根宝离开申花的1996年,在“友好城市”马赛首次引援也是以巨大的心理差价而最终只能找些退役或边缘球员,所谓维埃拉、舍甫琴科的传闻自然都是无稽之谈了。

  根宝执掌上海申花,开启其职业足球教父之路的另一成功要诀是战术层面上的,那就是众所周知的“抢逼围”。

  1987年,年维泗允诺的“一年代理时间期满”,在分别组建完新一届国家队和国家二队,并分别交给两位他信任的爱徒高丰文和徐根宝之后,他专程将根宝单独叫去,语重心长地嘱咐了几句话,“有两件事我一直想在教练生涯里解决,但现在看来我没时间了:第一件事,就是我们男足的防守问题;第二件事,就是整体进攻问题。这两个问题苏永舜没解决,高丰文大概也不能解决,看看将来你能不能替我们解决好?”根宝后来执教时脑子里一直念念不忘,在国家二队至国奥时期,他综合各方因素琢磨出“快抢前”,效果并不明显。

  此后根宝总结自己太想“一步到位”,开始“各个击破”,防守问题首当其冲。当时国内足球的风格就是“慢吞吞”,尤其上海足球,一到夏天就踢“老爷球”,被辽宁等身体强壮的北方球队冲击逼抢就落花流水。根宝回到上海后觉得要先改变这个状况,这和上海市领导不谋而合,也是促成他接手申花队的主要原因。而根宝也没辜负外界的期待,接手之后非常明确地提出“抢逼围”,即前场抢、中场逼、后场围,把球场上每个球员的防守作用调动起来,换个角度,就是不让对手任何一个位置的球员轻松拿球。这其实是符合现代足球“全场防守、就地反抢、高位逼抢”等理念的,但在当时的中国足坛却被视为“另类”,在1993年底昆明海埂冬训,年轻的申花队在热身教学赛中小试牛刀,却得到了对手一致的评价:“疯狗!”

  然而,“疯狗”很快用成绩证明了自己,一堆“毛头青年”组成的新上海队,取得甲A职业联赛元年第三名,次年登顶联赛冠军。范志毅、谢晖和祁宏“三剑客”在甲A赛场摧城拔寨、所向披靡,“抢逼围”让他们比北方球队更硬朗、凶猛。一批年轻的名字,随着“上海申花”的崛起而闪耀在中国职业联赛的舞台。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被球迷公认的甲A年代群星荟萃:上海范志毅,八一郝海东、江津,大连徐弘、魏意民,广州彭伟国、胡志军,四川魏群、马明宇,北京高洪波……他们无不出自早已被球迷津津乐道的“国家二队”。坐镇虹口足球场教练席的徐根宝,无疑也就成了职业足球元年的教练典范。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