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我要和优衣库拼了”海澜之家借壳上市
 

  “我要和优衣库拼了!”海澜集团掌门人周建平当着50多名机构人士的面“吹了一个牛”。9月3日,凯诺科技继续涨停,50多名机构人士集体调研海澜之家,在投资者见面会上,周建平发表了海澜之家实现资产证券化后将直接叫板优衣库、进军全球化的激情演讲。对此,有基金人士私下表示,如果周建平“吹的牛”真的兑现了,“那么这场演讲,是可以载入中国服装史的,我们不妨提前称之为《新桥宣言》。”

  新桥镇,隶属江苏省江阴市,占地面积19.3平方公里,户籍人口仅2.4万人,然而,作为一个中国最小的镇之一,却是全球最大的纺织服装工业基地。9月2日,凯诺科技复牌,海澜之家借壳上市,在这个平静的小镇掀起了滔天波澜,A股市值最大的服装业上市公司已在这个镇上“胎动”。

  对于50多名机构投资者集体造访,凯诺科技董秘许庆华表示,自2000年上市以来,凯诺科技从来没有一次性接待过这么多投资者。而在海澜之家借壳之前,凯诺科技一直都是一只鲜有机构投资者问津的股票。

  截至9月6日开盘,凯诺科技已经连续五个涨停。这也是该股上市以来,第一次破天荒的五连涨停。

  凯诺科技与海澜之家本是同属于海澜集团的“兄弟”,后来兄弟分家,凯诺科技的控股股东由海澜集团变更为江阴第三精毛纺有限公司。此后,尽管海澜集团与上市公司之间在法律上不再有隶属关系,但两家公司一直在业务与资金往来上“藕断丝连”。

  2012年,海澜之家IPO首发申请失败,究其原因,也是与凯诺科技之间的关联关系。据证监会披露,IPO申报材料与海澜之家公司代表、保荐代表人的现场陈述未就相关事项做出充分、合理解释。IPO失败后,海澜集团一位高管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曾表示,海澜之家IPO的计划未变,择机重新来过。

  2013年,新桥镇的党委书记赵强仔细研究了凯诺科技的现状,认为该公司仅凭自己的发展能力,继续做大做强的“钱景”有限,于是开始游说海澜集团的周建平和凯诺科技的大股东,提出一种可能性:海澜之家能不能放弃IPO,转而借壳凯诺科技上市?

  赵强的设想得到了周建平等的支持。说做就做,7月12日,凯诺科技停牌了。9月2日,凯诺科技复牌涨停,至9月6日开盘,已经连续斩获了5个一字封停榜。凯诺科技董秘许庆华对此回忆道,“7月12日停牌后,陶总组织我们一起开了一个会,我才知道海澜之家要借壳凯诺科技了。”从盘面上,凯诺科技停牌前没有资金提前进场的明显迹象,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该股微跌1.27%。

  据凯诺科技9月2日披露的重组预案,凯诺科技拟向海澜之家全体股东以3.38元/股的价格发行38.46亿股股份购买海澜之家100%股权,合计达130亿元;凯诺科技控股股东江阴第三精毛纺将其持有的公司23.29%股权,以每股作价3.38元、总价约5.09亿元协议转让给海澜之家控股股东海澜集团,而公司中报显示每股净资产为3.29元,与转让价相当接近。

  上述交易完成后,海澜集团将持有凯诺科技39.31%的股份;一致行动人荣基国际将直接持有凯诺科技29.96%的股份。海澜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成为凯诺科技的控股股东,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则将成为凯诺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3年6月30日,海澜之家总资产94.8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26.55亿元,其收购价格按评估值计为134.89亿元,增值率408%。

  若上述重组得以实现,凯诺科技将成为接近300亿元市值的服装业A股龙头。一位参与9月3日调研的基金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且不论海澜之家的业绩如何,这样的行业龙头股,基金肯定是要配置的。”

  周建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选择借壳,而不是继续谋划IPO,是因为公司“不差钱”,“我们的账面现金还有30亿元,不必靠IPO圈钱,海澜之家借壳上市3至5年内,我们也没有定向增发再融资的计划。我们要的只是资产证券化和市值管理。对于我个人而言,上市的好处无非也就是锁定期满后,可以减持部分股票,拿一点‘养老金’。”

  2011年、2012年,伴随着经济复苏未见明显好转,服装业上市公司的业绩出现亏损,或仅仅实现微利。海澜之家却逆市猛涨,据IPO时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1年实现净利7亿元,至2012年已实现净利8.5亿元,据预测,2013年全年,或将实现12亿元以上的净利。

  何以逆市高增长,也是机构投资者在调研时询问较多的一个问题。对此,周建平表示,大环境不好,对于海澜之家而言,恰恰是优势。“以拿店而言,经济环境好时,房东和租客之间的合同往往只有3至5年,环境不好时,房东处于稳定的考虑,租房协议可以一签就是8年,而且租金会大幅下降。别的店生意不好了,店面无法经营了,我们恰好可以趁机拿下旺铺。”迄今为止,海澜之家在全国有2600家加盟店,且有200家新的准加盟商正在“排队拿号”。

  一位基金投研人士认为,服装作为刚性需求,在经济环境不算景气的背景下,海澜之家的“平价优势”便得以凸显。“当然,这也是和海澜之家品牌近年来知名度不断提升不无关系。”

  周建平表示,平价只是海澜之家的第一个“秘密”,“规模”这一“基因”才变得无法克隆。“对同一家供应商而言,别的品牌的牛仔裤需求量只有3000条,一条净利润是10元,最终总的净利润只有3万元,但海澜之家的需求量是10万条,哪怕一条的净利润只有2元,最终的总净利也有20万元了。”目前,海澜之家的供应商约300家。

  周建平表示,完成资产证券化后,对于海澜之家而言,首当其冲的好处就是“活广告”,“如果海澜之家借壳上市成功,其价值本身就是每年可以节约两三亿元的广告费。”而上市成功后,周建平将继续推进规模扩张。

  周建平还勾勒出了一个海澜之家的全国扩张路线图,“目前,我们还是二三线城市为主,这和海澜之家品牌几年前知名度有限也有关系,只做到了基本保证一城一店。上市后我们第一步就是扩大在省会城市如南京等的门店数量,要提升20%-30%的省会城市门店数;第二步,海澜集团还要和优衣库、ZARA一样进驻shoppingmall;第三步,我们考虑的是,遴选出全国约2000家人口有五六万人的乡镇,做到一镇一店。”

  对于海澜之家规模性扩张的如意算盘,也有参与调研的机构持有冷静的态度。一位基金代表认为,海澜之家从华东起家,想图霸全国市场,真正的较量还得看在省会城市,尤其是一线城市的竞争力。“一线城市的居民购买力更强,对品牌品质的要求更高,可选择的品牌也更多,海澜之家的市场容量够不够?在北京、上海,海澜之家能拿到多少家门店,地理位置如何,都很关键。如果不能在一线城市以量取胜,海澜之家对优衣库的叫板或许也只能是一种理想了。”

  尚未上市成功,周建平便已开始“目中无人”,在他看来,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的服装企业,都不是海澜之家的竞争对手。只有日本的优衣库模式和海澜之家商业模式接近,“他们是全球市场,所以在采购上更具有规模优势。”

  “优衣库是男装女装都有,海澜之家只做男装。优衣库是居家服为主,海澜之家则是商务装为主,竞争品类不同。”但周建平想与优衣库一比高下的底气十足。

  在被问及海澜之家的网购前景时,周建平坦言,海澜之家也做网购,但不做重点考虑,周建平认为,对网购而言,女装市场较大,而男人对网购男装的兴趣并不大。“如果有一天,我做网购了,那一定不是做海澜之家的品牌,而是会新创一个品牌。”

  周建平还认为,不要过分迷信电子商务,“网购的确有一定的优势,但主要还是走低价路线,基本属于广告有生意有,广告停生意停的模式。”最终,创业者会发现,自己白忙活了。

  9月16日,凯诺科技将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海澜之家借壳的议案,之后,还有证监会的审批;除此之外,由于海澜之家的股东含有外资背景,商务部的批准也不可或缺。周建平向优衣库下达的战书,会引发一场硝烟,还是沦为一纸“大话”,目前仍是未知数。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