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每个北漂的广东人都会被暖气热哭
 

  昨天,我的同事小希又收到了家里从海南寄到北京来的运动服。款式很老套,而且还是男款的。

  她解释道,她爸爸的单位每年都会发一套运动服。别人都领短袖短裤,自从她来北京上大学,小希的爸爸都要领最厚的棉服。

  我爸也干过这种事。我是广东人,来北京的第一天,就收到他给我寄的又厚又沉的大棉被,能把手机闹铃压到静音的那种。

  但我没想到的是,北京的室内暖气居然能把我热到晕厥,以至于第一天晚上,我是开冷空调睡的。

  我们是山西的一个小县城家庭,爸妈收入都不高,冬天我们都是穿那种三、四十块一件的棉服。

  它的质量很差,也不保暖,虽然看起来很蓬,但它的里面不是放真棉花,而是一种仿丝棉的人造纤维。它不能洗,一洗里面的东西就会堆成一团一团。

  大学毕业后,我离开家到北京工作。走之前,妈妈用了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了一件羽绒服。原因是,她怕我不懂得照顾自己,怕我到了城里被笑话。

  当时,一件一千块钱的羽绒服在我们眼里是奢侈品,为了买这件羽绒服,我不知道我爸妈又要吃多少苦。

  当我接过这件羽绒服,又看到爸妈依然穿着那件30块钱的棉服,我就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让家人穿得上最好的衣服。

  有一天晚上,我和男朋友在外面散步,突然下起了大雨,我们都没带伞。我手上还拎着他送我的新包包。

  他的羽绒外套是可以防水的,于是他脱了外套,撑在我们头上。我们数三二一,一起跑回家。

  南京的冬天一旦下雨,就会更加难以忍受,暴露在湿冷空气中的皮肤会针刺般地疼。

  我没想到,因为撑着羽绒服,他的袖子早就滑下来了,他强忍着僵痛,保护了我一路。

  把羽绒服拉链一拉,帽子一罩,感觉自己又可以一个人继续在这个陌生城市走下去了。

  从学生时代,到成为上班族,波司登羽绒服陪伴了我们42年,载满了我们的集体回忆。

  而去年开始,这个存在于我们小时候记忆中的国民品牌,转眼间华丽转身,成为了国货的骄傲,走向国际。

  9月,波司登正式登陆纽约时装周,在主场走秀,收获众多好莱坞明星和知名时尚博主的青睐。

  之后一路开挂,先是联合前LV、纪梵希主设计师Antonin Tron、“好莱坞明星首选”设计师Ennio Capasa、前Ralph Lauren 设计总监Tim Coppens三位国际设计师发布联名系列,惊艳时尚圈。

  其后,荣获新浪时尚2018风格大赏时装榜“年度最受欢迎羽绒服”,与Dior、Chanel、Givenchy、Gucci等品牌一同名列2018风格大赏时装榜年度最佳。

  一时间,“bosideng”俨然成为国外ins时尚达人的时尚首选,连奥斯卡影帝小雀斑、龙妈、美队都在穿。

  而仔细分析这些享誉国内外的成绩后不难发现,这离不开波司登42年来对羽绒服的专业和专注。

  1976年,创始人高德康带着“温暖全世界”的初心,创立了波司登。那时的波司登仅是一个11人的小团队,却已立志要把羽绒服卖到世界各地,与国际品牌抗衡,扬民族志气。

  42年间,波司登一次又一次地推动着“羽绒服的革命”——在国内率先将60%、70%的含绒量提升到90%;同时从功能、式样到色彩全面引入时装设计,使臃肿难看的羽绒服化身轻薄温暖的时尚穿搭单品。

  早在1998年,波司登就成功挑战喜马拉雅山脉零下43摄氏度的极限高寒,展现了中国防寒服的最高水平。同年7月,又远征北极,见证了极地科学考察历程,99年更是深入南极,再次挑战了极地高寒!

  因为波司登坚信,只有专业才能成就出彩。为了追求极致品质,他们的每一款羽绒服都通过了零下30°C极寒测试、15000-20000 次摩擦测试和10000次拉链拉滑测试。每一件羽绒服都经过至少62位工艺师、150多道工序制作。

  去年,波司登高端户外系列更以高品质获得“Outside2019年度户外装备大奖”,与国外的专业户外品牌始祖鸟、Patagonia等比肩、成为中国唯一获奖的羽绒服品牌。

  世间最简单的事是坚持,最难的事也是坚持。近半世纪的坚持,终让优异成为了波司登的注脚。回望20多年前,高德康去俄罗斯考察市场,中国羽绒服都被认为是些塞满了鸡毛、鸭毛的地摊货,不被外国人放在眼里;如今,波司登已经销往美国、法国、意大利等72个国家。波司登最终以它坚韧的民族情怀、42年来对羽绒服始终如一的专注,以及不断打磨自己的匠人精神,赢得了全球超过2亿人次的选择。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